ag真人手机版下载

浅议档案文化的特殊性

来源:本站原创  2015年11月11日  阅:  字体:

  标题:浅议档案文化的特殊性

  作者单位:玉门市档案局

  作者姓名:徐联军

  内容摘要:档案即使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又有其区别于一般文化定义的独特特征,如政府机构文件(档案)产生于社会组织的管理、表达活动,并反映一定制度和组织形式而具备文化的基本特征,但相对于文化这个庞大的系统而言,档案这种工具在被使用的过程中发挥着其他工具无法代替的功能,这就是档案的文化个性。综而述之,档案与文化是共性与个性的关系。档案的产生,档案文化的传播,档案区别于一般文化概念的封闭性,档案文化从在的唯一性,历史的相对真实性都是档案的独立于文化一般特征的特性,为档案所独有。

  关键词:档案 文化 特殊性

  正文:

  档案是文化系统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文化中的诸多要素构成了文化系统,文化系统是由具有特定功能且相互联系的文化要素所构成的整体。因此,文化各要素均具备文化的基本特征又具有自身特点。档案中如政府机构文件(档案)产生于社会组织的管理、表达活动,并反映一定制度和组织形式而具备文化的基本特征,但相对于文化这个庞大的系统而言,档案这种工具在被使用的过程中发挥着其他工具无法代替的功能,这就是档案的文化个性、相对的特殊性。综而述之,档案与文化是共性与个性的关系。档案是特殊的文化范畴,与文化既互相包容又互相独立。档案文化必然具有文化的一般特征,同时兼有自身的文化个性。这些文化个性决定着档案文化的地位和功能,也是档案文化存在的基本立足点,更是档案文化在文化系统中完成自己功能、彰显自身作用的根本所在。在探讨档案文化的过程中,我们寻找档案特殊文化属性的目的是为了彰显档案文化的个性。个性才是一种文化存在的基本价值所在,特点才是档案文化发展的不竭动力。

  一、档案产生的特殊性

  档案是人类文化财富的重要组成部分,与人类文化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从档案的产生看,档案是文化的积累,档案是一种文化现象。从野蛮到文明,人类社会经历了漫长的一段时间。文字产生前,随着社会由低级的原始阶段向前发展,为适应日益复杂的社会生产和生活的要求,人们开始用实物帮助记忆,如结绳、刻木等。《九家易》说:“古之无文字,其为约誓之事,事大大其绳,事小小其绳。”文字是人类社会进入文明时代的标志,正如恩格斯说:“人类社会从铁矿的冶炼开始,并由于文字的发明及其应用于文献记录而过渡到文明时代。”使人们生产、生活中的经验和知识清楚地记录下来,并得以保存遗传下去,从而它大大加快了文化、知识的积累。比如在河南安阳发现的甲骨档案是我国最早的档案,它记载了武丁以后,八世九个王时期的生产、政治、军事活动及意识形态方面的内容。从甲骨文可考证出商代历史文化的发展、演变。尤其是在人类进行文明社会的早期,文化积累、传播的形式非常单一,文字记载就成为最主要的形式。可见,档案的产生,不仅仅是为了统治阶级统治上的需要,也是文化积累需要的产物。在这个过程中,人类为了弥补大脑在记录、存贮文化信息方面的缺陷,保存档案,已达到对文化信息的客观记录、长期存储和跨时空交流,所以档案是文化信息借助于记录符号、记录手段、记录载体而转化成的一种文献。人类文化之所以能够绵延不断的发展,正是档案的这种记忆功能长期积累的结果。如果没有档案,也就失去了连续地全面地直接记录和积累文化的原载体。

  二、档案的文化传播性

  文化传播的媒介很多,如报纸、杂志、电视、广播、图书等,档案也是文化传播的一种重要媒介。在中国古代,它还是一种十分重要的媒介,因为它是当时文化的主要传承载体。因此,档案不仅具有贮存人类文化的功能,又有传播文化的功能。从一定意义上讲,档案是“历史文明之母”、“文化之母”。从人类第一次形成档案起,就意味着人类从此以后的发展过程中有了可靠的证明,有了清楚的足迹。正是因为有了谱牒档案,才能为今天研究历史学、社会学、人口学、伦理学、经济学、民族学等提供各种具体和典型的史料,才能为研究有中国传统特色的魏晋南北朝的家族主义、家族制度的形成、发展、功能、特点提供重要依据。甲骨档案的发现,使我们克服了语言受时间、地点限制的缺点,从文字中直接领悟到当时社会的情况。可以想像,如果没有文字的记载,没有档案这一文化的传播媒介,孔子参考大量故国文献编订的《诗经》、《春秋》等,就不可能流传到今天,我们也就无法领略到这些伟人的思想精华,也不可能形成中国传统的儒家文化。尤其是《周易经传》更是为后世的哲学思想的发展提供了渊源的源泉。《四库全书总目》说:“易道广大,无所不包,旁及天文、地理、乐律、兵法、韵学、算术,以逮方外之炉火,皆克援《易》以为说。”

  三、档案文化的封闭性

  档案部门一直以来大多处于深墙大院内,使人有“衙门难进”的神秘感。一方面,档案自身具有机密性、内向性;但另一方面,最主要的原因是传统农业文明的发展,所造成的封闭的文化体系。档案自产生后长期为统治阶级所把持,中国历史上有“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观点,把文化,特别是文字文化做为统治阶级的特权所独享,限制普通群众的文化权。中华文化源远流长,在数千年的文明史长河中,占主导地位的农业文明、农耕文化的发展,形成了自我封闭的文化传统、社会风尚、价值取向以及思维方式,在很大程度上束缚了社会信息需求的发展。马克思在《大不列颠在印度的统治》一文中说:“这些田园风味的农村公社不管初看来怎样无害于人,却始终是东方专制制度的牢固基础,它们使人的头脑局限在极小的范围内,成为迷信的驯服工具,成为传统规则的奴隶,表现不出任何伟大的任何历史首创精神。”档案部门就成了统治阶级的御用部门,为少部分人服务,造成“重藏轻用”的思想根深蒂固。在整个封建社会时期,档案和档案工作始终是在封建政治力量的保护之下生存和发展。档案工作机构设置在封建官僚体制之中,由皇帝直接掌管:档案集中收藏在官府建造的皇家禁地的档案库房之中;档案工作人员由官府指派任用;档案工作律法由皇帝及其官僚机构出发,监督执行;档案利用是封建统治者的特权和专利,档案的编撰和国史的编修,都在统治者的直接监控之下,从而使档案在这种专制状态下不能得以开放。传统文化的封闭体系是构成档案部门“重藏轻用”思想的直接因素。中国传统文化的思维方式强调以“尊经”“征圣”“法古”为主,人们信奉的格言中:“祖宗之法不能嬗变”。这一思想反映到文化上,即是考证,注疏之风盛行,人们宁可对已有的圣贤之书反复考证注疏,而不愿撰写新编,发表自己的看法。就连孔子编订“六经”也是主要采取“述而不作,信而好古”的原则,虽然这种做法能够保持原有的文字,可靠的史料,但是这种大都是排比史实的僵化的文化格局,没有注重档案信息资源的开发,从而使档案工作形成了重保管,轻开发利用的格局。特别是档案作为统治阶级的工具,更是作为禁地,因而直接影响档案价值的实现。在中国古代历史上,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开放,只有真正意义的封闭,以“天朝上国”自居,“以我化人”,不许“以人化我”,因循守旧,固步自封,这是农耕土壤滋生出来的文化特征,从而,以我为中心,拒绝接受新文化、新观念、新思想。也就使中国传统档案文化从未与世界其它民族的档案文化发生过真正的交流和融合,尽管曾有过辉煌的历史,但发展十分缓慢,在清朝末期,已是穷途末路,这给予我们最大的启示就是:一种文化缺乏善于吸取其他民族优秀文化成果的机制,必然走向末路。

  四、档案文化信息的唯一性

  档案是人类社会活动的直接记录,是兼有历史凭证价值和信息参考价值的特殊文化资源。在中华民族五千年发展史中,档案一直是中华文化传承的重要载体。由于各种原因,明清以前历朝中央政府的档案绝大多数已经消失,流传下来的只是一些零散的片纸只字。就此而言,明清档案是我国现存数量最大也是最为系统完整的古代王朝档案。在20世纪初,久存皇宫的明清档案一向社会公开,即与殷墟甲骨文、敦煌写经一起,被称为中国古代文化的三大发现,受到社会广泛关注。是中华民族乃至世界不可再生的文化遗产,被誉为“历史真迹,东方瑰宝”。

  五、档案文化的历史真实性

  由于档案是历史的原始记录物,而非复制品,故更具可靠性,并多具有单一性和稀有性。档案以其原始和孤本而珍贵的特点区别于其他出版物。文字史和物史是记录历史的两种不同形式,而档案形成的特殊方式使档案成为这两种形式的结合体,并在每种记录历史的方式上又都表现出自己独有的特征,而这种特征恰恰又保障了档案记录的历史要比其他历史记录更为真实。历史学和文献学的研究表明,文字记载的历史与历史真相比较,有可能出现不相符合的地方,甚至有可能出现与历史向悖的结论,文字记载的历史中包含着太多的主观因素,甚至会出于各种动机而有意地伪造历史。因此,在文字记录的历史中存在着不真实的、甚至充斥着私货和假货这已是一种常识。但在各种“历史记录”的真实性比较中,档案内容相对其它历史记录确实表现的更为真实,“一般说来也比其他资料较为可靠”。就文字内容来说,档案是由事件及其过程“自然产物”的文件所构成,档案的文字内容原本就是“事件”的自然组成部分,而非事后为记录历史而撰写的,所以它才表现出一种特殊的和与众不同的真实性。档案是一种物史,它之所以不是文物,是因为它作为“历史的遗物”不但饱含着“真”,而且还包含着“全”的因素。档案与文物同做为物史在“真”性上似乎不分上下,但在完整性上,文物就将大为逊色。这主要是由于文物是人类不经意留下的“历史碎片”,而档案则是人们为记录事件及其过程而有意保留的历史遗物。

  六、档案的教育引导性。

  邓小平同志曾多次指出:“我们要用历史教育青年、教育人民”。档案文化信息全面反映了中华民族五千年的历史发展轨迹,反映了中华民族古代创造的无数辉煌成就,近代所经历的苦难与挫折,以及当代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实践,反映了中华民族历来所具有的团结统一、爱好和平、勤劳勇敢、自强不息的传统民族精神,是向人们进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教育的生动素材。将近现代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当代改革开放与现代化建设、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以及闪烁着中华民族传统美德、符合社会主义价值观的档案文化资料发掘整理出来,推出一系列群众喜闻乐见、易于接受的档案文化产品,对于在潜移默化中影响人们的思想观念、价值判断、道德情操,使人们在美的享受中受到鼓舞、得到启迪,使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得到广泛认同并转化为人们的自觉行动,意义十分重大。档案文化同时对以社会公德、职业道德、家庭美德、个人修养等为主要内容的基层价值体系的发展也具有很强的引导作用。通过近年来普遍开展的档案文化进企业、进学校、进社区、进家庭,广泛宣传中华民族优秀传统,助推了基层群众良好价值观和伦理观的形成,调动了人民群众参加社会主义价值体系建设的积极性和主动性,推进了社会主义多层次价值体系的完善,为巩固和拓展核心价值体系的成果提供了源头活水和不竭动力。

  七、档案的记录传承性。

  档案在继承、保持文化统一性和完整性的过程中发挥着极其重要的记录传承作用,任何先进文化没有档案文化的延伸记忆,都将没有生命力。人类发展史上,曾经辉煌一时的古埃及文明正是由于公元前四十七年恺撒大帝的一把大火,将亚历山大城图书档案化为一片灰烬,才导致了文明的中断,这对人类文明史是个巨大的无法弥补的损失,留给我们的教训十分深刻。因此,档案文化另一个不容我们忽视的主要作用就是记录与传承。档案直接记载着社会活动由最初的构想到逐步演进、逐步发展、逐步完善的整个历程,记载着广大人民群众社会实践体系的活动。真实、全面、完整反映了文明社会的发展史,具有非常珍贵的史学价值。

  八、档案相对于一般文化产品的特性

  1.档案与图书相比:图书与档案是两种不同形态,不同使用价值的事物,“虽然在管理方法上有可通之处,但是二者存在极其明显的差别”。第一,属性不同。与图书相比,档案不提供系统的知识加工品,而是提供直接形成的一次研究文献。第二,用途不同。与图书相比,档案主要是保存备查、解决问题而不是间接提供学习知识、修身养性。第三,记载内容不同。与图书相比,档案内容不管真假都是客观的原始记录,而不是图书,为读者创作的各种真实(或者虚构)的商品。第四,服务对象。与图书相比,档案内容具有问题的针对性和保密性,这使得档案的价值客体缺乏图书的广泛性,甚至是休闲性。简而言之,与图书比较,档案具有客观性、原始性和查考凭证性。

  2.档案与文物相比:“文物指的是人类社会活动中遗留下来的具有历史、艺术、科学价值的遗物和遗迹”。因此,文物与档案存在交叉重叠部分,即文物中有档案,如:一些历史悠久的经卷古籍,名人的手稿信件等。档案中也有文物,如:一些历史档案,名人档案等。但是,与文物相比较,档案存在以下相对优势:一是文物的赝品没有丝毫价值,而档案的复制品与数字化产物同样具有一定凭证效力,这是由二者的价值评价标准决定的,文物更注重外在实物,档案更注重内在信息。二是文物的历史证据价值没有档案的清晰、确定与直接,这导致文物的考证工作存在一定困难,以及文物级别鉴定具有主观性。

  3.档案与文献相比:通常而言,文献是指记录有知识的一切载体。因此,文献与档案关系密切且复杂。档案学者认为,文献与档案的区别有三个方面:一是核心内涵不同,文献的范围广于档案,且包含档案。二是侧重点不同,文献注重历史文化价值,而档案则还注重现实的查考和实用价值。三是文献内容较为系统和完整,而档案则包含大量片段零散性的记录在内。而在文献学家看来,档案这种文献具有其他文献不可比拟的优势:一.从其渊源来看,档案是直接形成的从未经过加工、修改的原始记录文字,比其他典籍更加真实可靠。二.从利用价值来看,利用档案作为一手资料编史修志是我国档案利用的优良传统,且档案具有不可替代性。

  九、档案文化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中具有作用上的特殊性

  胡锦涛总书记在十七大的报告中指出:“弘扬中华文化,建设中华民族共有精神家园。中华文化是中华民族生生不息、团结奋进的不竭动力。要全面认识祖国传统文化,取其精华,去其糟粕,使之于当代社会相适应、与现代文明相协调,保持民族性,体现时代性。”从这段论述中我们深深体会到,社会主义文化的提出并非一蹴而就,并非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她起源于中华民族的悠久历史文化,是我们国家和民族价值体系的新发展,是在充分吸收我国传统文化合理成分的基础上进行的价值观念变革与创新,其理论体系的各个方面都贯穿着中国文化传统。而档案正是承载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真实反映了中华民族价值取向和行为准则的演变历程,如儒家学说倡导的 “仁、义、礼、智、信”,如“诚信、爱国、包容、勤俭、自强、知耻”等精神和品质,在档案资料中都有详实的记录。当前,档案中所蕴含的中华民族传统道德观、价值观中的精华通过改造被赋予了新的时代内涵,融入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过程之中,融入了社会主义共同理想、民族精神、时代精神和社会主义荣辱观的形成之中。比如毛泽东思想吸收了孟子“民贵君轻”、荀子“君舟民水”思想,改造成为马克思主义群众观点;社会主义道德建设吸收了中国古代“行已有耻,使于四方”、“人有耻,则能有所不为”等荣辱思想的精华,改造成为“八荣八耻”社会主义荣辱观;构建“和谐社会”的主张也吸收了传统文化中“贵和尚中”思想,等等。可以说,没有档案文化的传承,就没有中华民族文化的延续和发展,档案文化是形成社会主义文化的重要基础和源泉。

  十、档案文化价值实现的特殊性

  相对于其他文化价值的实现而言,档案因其产生保管的特殊性,其文化价值的实现,也取决于一定的条件。一般说来,其基本条件有4个方面:①档案利用实践。 档案在日常存放的静态中,其价值处于潜在阶段,只有在人们利用的过程中才能表现出档案的价值,并校正和提高人们对档案价值的认识。②社会发展水平、社会制度和档案管理政策,对于档案利用的需要和可能提供利用的程度,有很大的制约作用。社会进步程度愈高,愈能为档案的开放利用提供更多的条件,充分实现档案的价值。③社会档案意识,特别是人们对档案的认识水平、重视程度和利用动机等因素,都影响档案发挥作用的状况。人们的档案意识越强,档案价值愈能实现得充分;档案价值的实现,又促进人们档案意识的加强。④档案管理水平是影响档案发挥作用的直接因素。改善档案管理制度,提高对档案的全面认识和科学管理水平,对于发挥档案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具有重要作用。

  参考文献:

  1.《庄子?天道》

  2.方毅:《世界文化发展与中国传统文化未来走向》,《求是学刊》,1999年2期。

  3.任振朝:《浅谈档案与文化》,《北京档案》,1998年8期。

  4.任汉中:《中国传统档案文化问题研究》,《档案学研究》,2001年3月。

  5.秦爱华.浅谈图书与档案的异同[J].经营管理者,2010,19.

  6.吴桂香.论文物与档案的异同[J].中国博物馆,1998,04.

  联系电话:3338810

  电子邮箱:ymsdajxlj@163.com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酒泉档案
相关阅读: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联系我们|网站地图|在线投稿
主办单位 ag真人手机版下载
联系电话:0937-2612890·地址:甘肃省酒泉市新城区广场西路·邮政编码:735000
Copyright © 2008~2020 酒泉档案信息网 All Rights Reserved.·陇ICP备10200135-1